对话李笑来:蹭我流量的太多了 都不敢发朋友圈了

58 0
2018-8-10 10:58:16
显示全部楼层
8月10日消息,知名比特币投资人李笑来接受网易采访时表示,虽然最终市场上很多项目未来可能会失败,但是他还是会继续持有,自己不可能投一个中一个,投资最终是拼胜率。他还表示,自己区块链世界里赚的最多的钱,跟流量没有关系。从持有比特币到现在,有没有粉丝比特币都会涨。大范围被关注也是负担,经常被解读,都不敢发朋友圈了。
ipfs/Filecoin挖矿感兴趣的朋友,有圈内大佬一起交流学习
QQ2群:147364487  或611439954
网易科技对话李笑来实录(部分有删减)
网易科技:你觉得你现在持有的很多数字资产,未来会归零吗?如果是,为什么要持有?

李笑来:有可能归零。但这是我的投资逻辑。我会去投我认为能持有3年以上的币,万一很久之后可能会归零,那没办法,因为我不可能投一个中一个。

在这个市场上剩下一个简单逻辑,拼胜率。到最后,因为我投的数量很多,从长期看,我的赢率就大。所以很多人问我,明知道大部分会归零,为什么还要持有呢?这应该反过来想,我不知道哪个会归零,所以我才持有。在行业很早期的阶段,能力所及的范围多参与也有助于推动行业发展。

网易科技:假如有一个项目,它从长远来看很难落地,解决的是伪需求,但从短期来说,它背后的资本运作和运营能力非常好,甚至是一个明星项目。你会投吗?

李笑来:我肯定不会。我的投资观使得我绝对不会去投这样的项目。我没必要去赚这个世界所有的钱,我也做不到。我就赚我能赚到的那份钱,比如说我去买一些有价值的币,然后就持有,那我就会赚钱。

对我来讲,去投那样的项目不划算。我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去干这个事儿。投有价值的项目,我会相对轻松。花很长时间判断好了,买了之后就干别的去了,不想这个事儿了。它涨还是跌,我都不管了。

现在主要工作是和牛人打交道
网易科技:您在区块链里面宏观的布局是怎样的?

李笑来:这个问题误会我了,我对未来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惑。顶多我跟其他的投资者稍微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特别不着急,所以不会殚精竭虑地去布局。2016年,我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减少我在区块链里的工作量,最后把时间放在结交有效率的人,所以我可能现在花更多时间是跟人打交道。

网易科技:你跟人打交道的目的是什么?

李笑来:未来的世界里面,一切核心变化都围绕牛人发生。至于他能做什么,我不知道,我们一起能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他是牛人的话,大潮来的时候他就在那,所以这是我探索未知的一种方式。

网易科技:你现在做的事没有一个系统的思路吗?

李笑来:想系统啊,但是我不觉得我目前能系统啊,到现在我还不觉得我能到那个地步了。

你做得越久就越明白,逻辑本身是有局限的。有的时候一样的理由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有的时候同样的结论来自于截然相反的理由。现实总是啪啪打脸嘛。

网易科技:你之前说,币圈做庄是不太现实,因为交易所很多,交易深度不够。但现在很明显,我一个币种只上一个交易所,公募份额很少,是有这个操作空间的。

李笑来:你上一个小的交易所,然后高度控盘,就面临下一个问题,没有对手盘。

网易科技:你们的交易所在信息透明化方面做了什么工作?

李笑来: 从云币时代我们就对数据公开透明这件事情有执念。云币很可能是地球上唯一一个足额纳税的区块链资产交易所。我们当时将比特币的收入折算成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来算营收,这是有据可查的,我们是海淀区纳税大户。

公开透明这件事情没想得那么简单。它很复杂,是个特别大的系统工程。它跟隐私相关,又跟整体系统安全、社会系统安全相关。所以哪儿应该公开,怎么公开,公开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样的工具公开。保密,以什么样的原则去保密,这是个特别复杂的事情,没人干过这个事,所以我们得天天探索。

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很多,但是面临的下一个尴尬就是什么,所有这些工作耗时费力,和我们的经营没关系。就是我把它全做好了,和我能多赚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外界看不到。

交易即挖矿是是两害相全取其轻
网易科技:您怎么看交易即挖矿?

李笑来:交易即挖矿,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创新吧。交易即挖矿模式,本质上是个分布式刷量。交易所刷假量,大家都知道。交易即挖矿模式是大家公开刷量,而且分布式刷量刷的是真实的量,和原来干脆数据库里改来改去的假量比,我觉得是两害相全取其轻,我们姑且说两者都是害,那张健搞出来的这个模式显然是更轻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觉得反而很好。

网易科技:交易即挖矿是一种小害?

李笑来:它的量本身并不是真实的交易量,不是以交易为目标产生的交易量,而是以分得平台部分手续费为目的。所以谈不上坏处,它本来是一个没必要存在的东西,而以交易所刷量是一个更没必要存在的东西,所以当我说两害相全取其轻的意思是说,好像是两害相全取其轻了,但是我并不认为交易即挖矿是害。但是原来有交易所的虚假刷量,那个肯定是害。

网易科技:您之前说过有时候会有社会投,不好意思不投的情况,那这些项目是不是有很多都失败了?

李笑来:从我的投资标准上来看,这种我不会投的,但是他们既然是我身边的朋友,都让我不好意思了,那就说明他还是比较靠谱的。他要是不靠谱,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所以当我说社会投不好意思不投的时候,它是这样一种情况,就是他们是很靠谱的人,他们也想做事,但是从我的投资标准来讲可能不会选择。其实现在回头看那些社会投的项目,成功比例反倒更高一些。

网易科技:在社会投中,你拿到的价格应该比基石轮还低吧?

李笑来:这种占便宜的事我用得着干吗?既然是社会投,是不好意思不得不投,你还要跟人侃价,你觉得你干得出来吗?所以其实是这样的,别说社会投了,理论上来讲,我投任何项目,都是跟别人同等条件的。就是我能进去,别人没进去,那就只有我有这个条件。我进去了,别人也进去了,那我跟他们是同等条件进去的。否则就是欺负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