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引力区廖洋阳:卖芯片遭遇寒流 做社区迎来春天

523 0
2018-5-10 17:09:41
显示全部楼层
廖洋阳专访视频
[url=https://v.qq.com/x/page/y0637eybe91.html]https://v.qq.com/x/page/y0637eybe91.html[/url]
嘉宾介绍
廖洋阳-6_看图王.web.jpg




廖洋阳


复旦大学计算机硕士,创了四次业,2013年入场,区块链早期参与者,资深布道者,西部矿机创始人,秋千交易所创始人,莱特币资深人士,莱特币技术分析及行业领袖,现在他最为人知晓的是“EOS引力区创始人”。
本期相关


我们其实生产了一大批的芯片库存,全部归零了浪费了,一分钱都不值了。
社群对于未来区块链项目来说,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不可分割的有机的一部分。
区块链对人类未来的一些生产关系或者架构层面会产生一定影响。
EOS生态价值越高,其实代币价值越高,我们赚到的钱也是很多的。
廖洋阳-7_看图王.web.jpg



以下是对话的精彩内容

Q 1


         复旦高材生是如何进入区块链行业的?
廖洋阳
这个我们本科和那个硕士都是计算机系毕业的,所以我们同学整个圈子都是在计算机系IT相关的一些产业来做,包括那个互联网,包括那个半导体这块。所以我们13年进入这行业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借着这个资源。当时有两个同学他们都在半导体行业里工作,13年的时候,我们发现了比特币这个产业的机会,当时其实模式也比较简单,就只能做两件事,一件就是买币炒币。第二件事就是挖矿。所以我们当时选择了一个偏技术性的这种玩法,那就是去做挖矿的芯片。凭着我们对整个半导体产业以及互联网产业的一些理解,那我们就推出了一个自己设计的一个莱特币挖矿的芯片,那当时来说这款芯片的市场的竞争力是很强的。

廖洋阳
产品是2014年出来的,13年底我们策划了这个项目,产品出来之后,其实整个市场反响特别好,我们也获得了比较好的订单,但是这个行业那个时候还不是很稳定,刚开头,所以我们做的这个生意其实受限于这个币价,包括整个市值的这个情况。


廖洋阳
最后14年的时候,由于国家的政策管控,以及当时的一些泡沫情况,所以导致了整个市场一直往下走。那我们的商业模式事实上就没有没有客户了。那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其实生产了一大批的芯片库存全部归零了,浪费了,一分钱都不值了,你既然卖不给别人了就自己用,我们就自己生产矿机,然后去四川建了一个矿场自己挖矿,后来就进入了挖矿产业。所以在当时那个环境下,其实我们把这个产业链呢,基本上上下游都做了一遍,从芯片到卖矿机到这个挖矿,其实自己也炒一些币,就是这个行业能做的事不能做的事,基本上都做了一遍。

Q 2
       为什么想到做社群?
廖洋阳
到(2017年)9月4日的时候,由于国家政策的一些原因,可能管制了一些,为了对行业的一些不规范的情况进行管制,所以说颁发了一些政策,限制了能做的业务的范围。在那个情况下,其实我们就还是做一些选择,考虑未来往哪个方向走。那我们这边的抉择就觉得可能未来的社群这块会有比较大的机会,而且社群对于未来区块链的项目来说,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不可分割的有机的一部分,就是这个趋势慢慢地展现出来,它跟传统互联网行业在这块有一定不一样的地方,它整个社群发起构成以及未来的治理框架可能都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廖洋阳
我们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可探索的(机会)。另一块就是我们基于对EOS这个项目的了解,那也会更好的看到这个项目里的机会。所以我们觉得就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就选择了现在要做的这个事情。

Q 3
        为什么要做EOS的社群?
廖洋阳
主要是因为我看得懂,原因是在于我之前用过EOS的创始人BM他之前两款产品,我都是比较深,比较重度的使用者,用这两款产品的过程中,能感觉到这个产品跟同时代的一些区块链项目,它有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廖洋阳
其实在去年6月份EOS开始做就是所谓众筹的时候。那个时候其实大家还没有完全能看得清楚EOS未来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们当时虽然对团队具有信心,但是项目不能只有团队,还缺钱还缺用户的支持,所以那个时候我最早其实没有参与项目众筹的,因为机制看不懂了,它有长达一年的分发时间。这个东西其实超过了当时很多人的理解能力,包括我。那后面深入参与以后,包括说走到今天这个时间段,我们才能慢慢发现这些机制设计背后的理念是什么样一个情况,包括它现在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力,还真的是过了很长时间你才能看的出来,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前瞻,就是在别人看不懂的时候,你把这个事做出来了,那在后来爆发的时候可能大部分人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

Q 4
    EOS引力区的成员由哪些人构成?
廖洋阳
第一类就是说投资者,投资者其实是80%以上的人,应该是投资者可能占绝大多数,然后呢还有第二类人就是技术开发人员,这样的人从他传统互联网行业,可能他看到这里的机会,他进入这个智能合约的行业,他通过去在行业里进行项目的开发创业以及说从业,获得这个行业的红利。第三类人员就是说可能是一些金融的经济学的专家,他们就看到了这里面这个新的这个经济体里面可能有些规律是跟以往的这个经济体制不太一样的。就会跟研究传统经济学一样,当一个新的经济的玩法出现以后,他们可能去比较感兴趣去看这块东西。


Q 5
      EOS引力区现在赚不赚钱?
        未来运营模式是什么?
廖洋阳
大部分是人员的成本,也维持了一个大概15到20人的团队,整体来说,整个团队里咱们素质要求挺高的。我们是比较早以专业化团队来做这个EOS的社区运营的团队,应该是行业里最早的专业化团队来做运营的这样一个社群了。所以目前来说,我们在人员这块的代价是比较大的。

廖洋阳
未来我们会把重心放在这个应用上去,无论是自己开发应用,还是说是孵化应用,投资这块,我们觉得整个EOS的价值还是在于在它之上开发出来的应用,EOS它是个承载底层的平台,它本身不创造现金流的。但是在它之上很多应用,比如说游戏、社交、金融类型的这种应用,这些应用才是它未来的价值根基,也就说在它未来上面能产生巨大的用户量和现金流的这样的一个模式,知道吗?就是这样的情况,所以说就跟微信一样,咱们那么多人在用微信,其实没有在微信上花过一分钱,对吧?你在上面花钱是花给微信上的应用,比如说游戏,比如说打车对吧。所以未来EOS也是一样的情况,它作为一个平台,它不产生现金,我们也是一样的,我们不会从EOS上赚到一分钱,因为本身我们EOS的持币者,它的这个生态价值越高,其实EOS代币价值越高,我们赚到的钱也是很多的。

廖洋阳
但是另一个层面来说,我们可能是从孵化它上面的Dapp层面,来获得说这些Dapp以后成长的这个红利,这也是这个公链的红利,它在这个核心价值上会得到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