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蒋涛:区块链带来生产关系的新突破

124 0
2018-5-14 10:22:13
显示全部楼层
蒋涛专访视频
[url=https://v.qq.com/x/page/g0633d5fm8l.html]https://v.qq.com/x/page/g0633d5fm8l.html[/url]
嘉宾介绍
蒋 涛-7.jpg
蒋 涛
CSDN创始人、总裁,毕业于四川大学计算数学与应用软件专业。曾担任巨人集团中文应用开发部经理,北京金山公司副总经理。曾开发出金山词霸、豪杰超级解霸等知名软件。作为极客帮的创始人,他也投资了众多区块链项目。
本期相关
区块链的世界更接近宇宙的真相,
传统资产上链,这是现在的一个大的趋势
Token机制的这种活力是大于远远大于原来那种机制的。
蒋 涛-8.jpg
自古英雄出少年

比尔盖茨去做软件和乔布斯去做PC的时候,都是二十郎当岁,史玉柱去做巨人的时候,其实也才20多岁,都不到30岁,所以每一个新产业都是新人去创造出来,因为老人他走不开,他有很多事,所以你看所以不奇怪,说这个(以太坊)是Vitalik做出来,19岁做以太坊。
蒋 涛-9.jpg

以下是对话的精彩内容
茹琳
大家好,欢迎收看大家区块链,我是茹琳,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CSDN总裁蒋涛先生。欢迎您蒋总。
蒋涛
茹琳你好。

Q 1
茹琳
蒋总你在什么时候接触比特币区块链这些内容,因为你本身是学计算机数学的,应该(接触)很久了吧?
蒋涛
对,其实最早在2010年的时候,我有一个我之前的合伙人,他后来是离开了,他就挖比特币,当时他是用自己家里的电脑(挖币),他老婆还嫌特别吵,他当时就跟我们说来挖这个花不了多少钱,但是能赚钱,他可能挖了几千个,很不幸他11年就去世!
所以在那个年头就是第一批其实玩比特币的人都是这样的一些技术极客。然后在13、14年实际上迎来一个比特币财富的一个大爆发,跟17年其实规模是一样的,就成长了一百倍,就从几美元几十美元到了一千美元,就涨了大概一百倍左右。
其实17年那个大爆发,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以太坊技术的一个突破,所以我们叫第二代的这个比特币吧,它真正的去丰富了整个这个叫区块链的应用生态,就是上面不仅仅是说我们可以用来去做炒币交易,而是在上面可以去发展更多的项目,应该说给我们展示了更大的一个可能,当然同时它也让发币变得非常容易,是吧。就每一家公司其实你很容易为自己的项目,去通过这种发币的方式进行筹资,所以去年的时候又迎来了一个相当于资产的大爆发。
Q 2
茹琳
那在这个过程中您的认识有发生过变化吗?
蒋涛
对,那时就是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的变化,第一个阶段就是炒币的阶段,这就是一场相当于金融的社会实验或者社会财富的一个互联网的实验。那个人花了一万比特币买了一个披萨,对吧?这当时很有名,现在你看比特币是一万美金,所以他是一亿美元买了一个披萨,世界上最贵的披萨,所以那个阶段就是一场社会实验。
接着大家可能比较认真的去研究,技术人员就发现,其实这个比特币背后是一个BlockChain的技术,它可以建立一套分布式不可篡改的一套账本,那这样呢我们就在很多地方能有用,我要确认一些信息不想被别人修改,确权、上下游的追溯、供应链的管理有很多方面,还有包括说所谓这个叫那时候其实也提出了这个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就是这些合同是由程序来执行的,而不是由人或者由这个线下来执行的。所以这是第二层的认知,到第三层就是去年或者以太坊的出现,实际上它代表了一个新一代的所谓这个比特币2.0,就建立了一个叫全球运行的计算机来上面去运行这些分布式的应用,叫Dapp这样的一套,就是我们就看到了一个相当于新的数字世界。
蒋涛
第三个认知说是我们进入一个互链网,而且这个互链网它的规则是由计算机来制订的,它的最高法则,原来我们可能是说我们有法律,但是未来的这个法律是变成代码,在这个链上去做执行的,人为的参与会相对少了,人为还是会有参与,但是更多的执行是由计算机来执行的,所以这就进入到一个我觉得是更大范围的一个创新和革命。
Q 3
茹琳
刚才您谈到就是认知的第一层,就是它里面涉及到炒币或者说是金融那一块,那我们就想说社会上有一个二八定律,大家也说区块链将来以后它会改变生产关系,那它真的能够使我们分配更加平均吗,您是怎么看的?
蒋涛
每一次经济更合理地分配就能够取得更大的一个成功是吧,这个就我们看到说过去的那种私人公司,然后被股份制公司所取代是吧。股份制公司具有更大的活力,上市公司具有更大的活力。而在区块链这个里面,它确实在生产关系上是对现有的公司和组织是有一个比较大的一个突破,这个突破就是说它可能运用这种Token机制,能让这个边界的范围就公司,实际上是大家在一起为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做事,然后有一个共同的这个利益体是吧。这个公司相关的这些利益体可能能够产生一个共同的一个利益体,它变成了一个不是零和游戏,而是一起把蛋糕做大的这种模式,这种模式就是Token机制能够带来的。
所以它会对现有的我觉得公司的结构进行一个更大的一个演化和升级。那我们举一个例子,我们去看以太坊,实际上就是以太坊的创立者,是当时19岁的Vitalik,是吧?Vitalik创立这家公司联络了大概也就不到十个人,就说我们要做这么一个新一代的比特币,因为比特币有一些缺陷,所以我们应该把这个Smart contract和Dapp这个平台做起来,那我们怎么样一起设计。
你看那是在2014年是吧,现在它的市值应该是有最高峰,可能到1000亿美金了,这可能是从来没有过的一个,都不叫一个公司,就是它是一个经济体的规模,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它从0到了1000亿美金以上。所以这也就是证明了这种新生产关系带来的新模式或者新的突破。
Q 4
茹琳
刚才您谈到就是第二层认知,就是关于区块链技术,关于区块链技术,比如说它去中心可信任不可篡改等等一系列的优点,那它(目前)有什么样的劣势?
蒋涛
现在应该说区块链的基础技术设施还不够完善,用户的体验也不够好。所以要想真正的去从一个普通用户的角度来讲,进到这个世界里面,它还有非常多的门槛。就像最早的这个互联网一样的。原来最早的互联网来说,我想建自己的一个网站那很费劲,你得花很长的时间是吧?找人开发,我们当时都是做一个技术人员出身,我们要建个网站都要花不少的时间。但现在你可能是说不用建个网站了,你开个博客你开个微博是吧?你就很简单了,甚至你去开个微店都变得非常的简单。
所以现在在区块链世界里面,目前这个相当于可能最早的互联网1.0,所以还是非常麻烦的。比如你想发一个币,说起来已经简化很多,但是它还是有很大的一个门槛和陷阱在里面。然后你想说我去买一些这些比特币,你发现买也不是很方便,买完了以后保存和管理也不方便是吧?有很多人买了以后又丢掉了是吧,或者从安全上还有被盗掉的,这个技术我觉得还需要有个两三年左右的这个快速的这个进步。